麻将怎么打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南怀瑾老师 > 了解南师 > 其他资料

虚云老和尚给南师偈考证

时间:2013-02-27  来源:实修驿站  作者:

 

一:2013年1月,南师百日忌辰上,太湖大学堂公布了虚云老和尚留给南老师的偈语,

此偈语极少人知道!广大道友们都是第一次听说!

 

 二:根据此偈语在网上查的资料是:

1959年8月初(农历六月),虚云和尚的病情加重。一天,真如禅寺住持性福率众职事前去探望虚云和尚。虚云和尚在感谢大家的好意之后,语重心长地将自己的后事做了交待:“我们?#24615;擔?#30456;聚一处。承诸位发大心,数年间复兴云居道场,辛劳可感。但苦于世缘将尽,不能为祖师作扫除隶,有累诸位。倘我死后,全身要穿黄色衣袍。一日后入龛,在此牛棚之西山旁掘化身窑。火化之后,将吾骨灰,辗?#19978;?#26411;,以油糖面粉做成丸果,放之河中,以供水族结缘。满吾所?#31119;?#24863;谢不尽!”大家听了都劝虚云和尚好好养病,长住弘法。虚云和尚对大家的安慰再次表示感谢,并告诉说:“我的世缘已尽,随缘去吧!”

 接着说了《辞世偈》,云:

  虾恤蚁命不投水,吾慰水族身掷江。

  冀诸受我供养者,同证菩提度众生。

 又

  请各法侣,深思熟虑。生死循业,如蚕自缚。

  贪念不休,烦恼益苦。欲除此患,布施为首。

  净参三学,坚持四念。一旦豁然,方知露电。

  悟证真空,万法一体。无生有生,是波是水。

 又

  吁嗟我衰老,?#31449;?#25253;恩心。

  宿债无时了,智浅业识深。

  愧无成一事,守拙在云居。

  诵子喫饰句,深愧对世尊。

  灵?#20132;?#26410;散,护法?#20504;?#20844;。

  是韦天?#20552;潰?#25391;毗耶真风。

  自他一体现,咸仰金粟尊。

  ?#36763;?#20316;砥柱,苍生赖片言。

  末法众生苦,向道有几人。

  我负虚名累,子应觉迷津。

  佛国时欣慕,香光似近趋。

  谨留几句偈,聊以表区区。

     -----摘自虚云老和尚年谱

  

 

三:现在的疑问是?#21644;?#19978;查的资料没有显示是留给南老师的,

虽然我本人肯定相信太湖大学堂公布的这个偈语,但还是认为应该就这个问题了解清楚比较好些,怕将来有人借此质疑。

总结道友们提供的资料及我本人的思考,得出的考证结论是:

虚老在临终前作此偈后,有托人带给南老师!

 

 

理由如下:

1:虚老这个偈语,很明显是给一个人的,而且这个人是个居士。那么从几十年后的今天来看,哪个居士的功绩最配得上此偈语,相信各位心中自有一杆称!

 

2:南老师在南禅七日中,有一句话:“虚老,抗战时候在重庆做法会,我们都常在一起的,老师?#31119;?#27963;了一百二十多岁过世,在江西云居山,我在台湾。他还给我留下话来,这是讲笑话。”(见南禅七日 第?#24605;?57分钟处---21集版本)

  南老师已经很明确的说明了,他在台湾时,虚老给他留过话,不过?#19978;?#21335;老师没有讲是什么话。

  但是南老师后面奇怪的说了一句 “这是讲笑话”,在南禅七日这一段里,前后均未讲笑话,为何突然说出这么一句,很可能是南老师认为虚老的偈语把他夸过头了,从此也可以判断,南师所说的虚老留给他的话,就是这个偈语。

 

3:虚老的弟子 净慧老和尚 在编辑《虚云和尚全集》时,曾经亲自拜访南老师,并请南老师为虚老年谱作序,能请南师为虚老年谱作序言,是很不一般的。 更为奇怪的是,净慧老和尚在此次拜访后,作诗数首,诗中也同样把南老师比喻?#23665;?#31903;如来。与虚云老和尚的话如出一辙。

 

       净慧老和尚作诗如下:

 

拜谒南公怀瑾老维摩于太湖大学堂感怀,

并呈审政

           (一)

怀疚来参金粟身,湖光波影四时春。

重重楼阁?#27833;?#30475;,一派清风迥出?#23613;?/p>

 

           (二)

维摩丈室雨花天,指点乾坤处处禅。

生活菩提原不二,何妨一念入三千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(三)

三千一念事圆融,火里莲花老更红。

聃也犹龙游大泽,五洲翘首沐春风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(四)

三教经纶别有天,和光同俗祖师禅。

我?#27425;实?#23558;何似?多谢先生为卷帘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(五)

满怀忧教老婆心,面壁求贤想古音。

天下禅林重抖擞,清修何惧毒龙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净慧初稿

              2007年6月1日于?#26412;?#27861;华精舍

 

虚老去世前,净慧老和尚正是他的弟子。根据净老的诗推测,净老可能知道虚老此偈是留给南老师的。

 南老师作的虚老年谱序言 见:www.mrwjd.tw/nanshi/ks/307.html

 

 

4:为什么在虚老年谱中,没有提到此偈是给谁的?

  这个问题其实是可?#28304;?#34394;老偈语中?#19994;?#31572;?#31119;?#34394;老偈语中有一句:我负虚名累,子应觉迷津。

  已经很明确的说明了,他认为自己已经受虚名累了,不希望南师受虚名累,假如当时就记录下来是留给南老师的,那南老师恐怕会受名累,

  所以虚老是不会让他人记录此偈是留给谁的。

 

以上就是本人和道友们考证出的资料和结论。

 

附:资料证明虚老赠南师偈有微妙改动。见:

http://www.mrwjd.tw/news/fjxw/1000.html

 


  上一篇: 大道如是話南師

  下一篇: 南怀瑾先生精神?#26469;?--张?#27425;?/a>

...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推荐资讯
麻将怎么打 彩票分析家 万人金花棋牌888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l竞彩气 冰球比分捷报网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四川时时彩微信群 大乐透历史139 6169彩票游戏 捕鱼游戏万能外挂软件 建行车卡 2019 赚钱